爱上海:我们有个远房弟弟

进入论坛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爱上海
看过大海亲吻鲨鱼
看过黄昏追逐黎明
没看过你
世界不仅比我们想象的不可思议,
而且比我们能想象的更加不可思议。
比如说我有的奇妙能力。
我明白时间在人脸上运行的模式
只要见过一面 化成灰也爱上海
哦不 化成灰真不认识
可是这种能力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收益,
既不能变现,也没有意义
也许我只是单单的记性好。
阅人无数,而过目不忘?
举例来说,
快报警,前面车厢2b那个人,他是通缉犯。
你怎么知道人家是通缉犯?
七年前8月23号绿皮车k891去杭州,对面铺的大哥看报纸,对着我的那面有条新闻通缉他。
他犯的事儿,七年出不来。
小哥,辛苦哈。改行送外卖了啊?
嗯啊,赚个辛苦钱。
咦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刚改行。
一年前的3月25号,我搭您的出租车去城西。您递了一支利群给我,我不抽烟,就没接。
我们挺有缘的。
哪里有缘?大家不都是第一次见面。这么搭讪也太老套了。微信我不会给你的。
不不不,我7岁那年夏天在天坛祈年殿见过你。
并且我的照片里可能还有你。那算不算第一张,合照?
我小时候是去过,不过20多年前的事你都记得?!
是。
后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
见到陌生人的时候,
总是习惯性的看一下表。
犹如打孔计数器一般,
记录下了这个point
所以,在我们那个几百万人口的小城市,所有的人我都见过!
八大姨太姥姥的小孙子和邻居家小姑子的大舅子是同事;
12年前的6月6号,张谁谁偷了王某某家地里的番薯
18年前的7月23号,李某某在时代广场上随地吐痰
长大后,我去了人更多的地方,
离别的车站,
远洋的港口,
忙碌的机场,
人山人海旅游景点,
以及生死离别的医院。
再后来,见过的人太多了,
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也太多了
于是我给他们归了个类。
比如说,
傲慢的人,
贪婪的人,
暴怒的人,
懒惰的人,

还有,傻子。
虽然片面,毕竟我看到的只是我看到的。
但有趣。
比如说,
广场吐了痰的剃头匠李四,
有一次偷了养鸡场王五家的鸡,
有一次顺了屠夫张三的一条猪肉,
又有一次睡了会计赵六的媳妇儿…
后来拐带了小姨子跑去了河南延津
再后来,
被警察孙七给抓回来了。
孙七抓他们回来不是为了完成任务,
而是因为孙七和李四是连襟关系。
嫁女不嫁剃头匠的源头就在这里。·
我不知道普通人的一生中能遇到多少人,又能熟悉多少人。
我也没去计算过我的一生会相识多少人,又能相知多少人。
每一段记忆 最终都会变成时间的把戏
时间会给你惊喜
但更多的是催你老去
或者给你苦痛
后来我发现 世上最难寻的是人
人与人的关系走到最后
大部分人也只不过是相识一场
与我而言
也不知是相逢一次,
还是重逢一场
与其诞妄的留住记忆
不如真实的感受现在
直到某一刻
会遇到一个从未从未见过的人
那时候,我会郑重其事地说: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我哥通知我体检,很急。
起因是什么?
他司机住院了,说是一种病毒感染,对肝脏损伤特别严重,这是一种可通过唾液、血液传染的病毒,周围人都要接着做检测。
叫EB病毒。
说的小一点,对肝脏损伤大。
说的大一点,容易引发鼻咽癌。
鼻咽癌患者,多是EB病毒携带者,但是EB病毒并不是导致鼻咽癌的主要诱因,这就跟肝癌患者多是乙肝阳性,但是不代表乙肝患者就一定会转化为肝癌。
我哥他们都已经检测过了。
就剩我了。
我觉得我不需要检测,我又没跟他亲嘴,又基本不在一起吃饭,充其量是偶尔坐坐他的车,也握过手,别的没有。
你们都没事,我能有事吗?
主要是我不愿意去医院,停车太麻烦。
很巧的是什么?
我哥司机住院的病房区,正好有我一个骑友,她当天坐诊,我给她打电话描述了一下,她说没症状不用来。
但是呢,我一想,电话也打了,又过节了,我不过去趟不合适。
坐了老半天。
一直把排队的人全熬没。
我问,还给我开个单子检查检查吧?
她说,不用检查了,生龙活虎的。
我问,家里有月饼不?拿两盒我送人的。
她说,我车上有,一会给你拿。
我说,好。
又把我调侃了半天,问我跟那个做直销的妹子睡觉了没?
我问,咋都知道了?
她问,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我说,我貌似没说过。
她说,说归说,闹归闹,不是一路人。
我说,我是在拯救失足少女。
她说,人家儿子都上初中了,还少女?!
我认识这个姐姐这么多年,从来没听她说过谁坏话,对谁都是很中性或褒义的评价,她能说出“不是一路人”这五个字,已经是很过分了,她是在提醒我,怕我掉坑里了,不用担心,我本身就是老狐狸,而且是会游泳的。
有次,姐姐去我书店,聊起了骑行圈的八卦,她说了这么一句话:他们一说你怎么着怎么着,我听了就怪生气的,若是谁说懂懂一句好话,我就觉得他形象立刻高大起来了……
她讲了个故事,就是刚参加工作时,那时医院家属院是二层小楼,一家两间,紧挨着,有单身的,有结婚的,都是年轻人,大家喜欢串门,同事间一个重要的话题就是谈论其他同事,而且多是坏人角色,而当她去和这些“坏人”接触时,又觉得每个又很友善可爱,对她帮助也很大,那她就有了恍惚感,仿佛价值判断体系混乱了,这个人到底是如自己感受的一般好呢?还是如他们嘴中的那么坏呢?
当然,现在有答案了。
人,都是立体的,多面的,相似的。
更准确的讲,人是环境的产物!
她要去病房区,我跟着去,顺便看看我哥司机什么情况,我问她,她说印象不深,需要去了具体病房才知道是谁,什么情况。
到了病房后,我哥司机一见到我,就想哭。
整个人黄了,肿了,脸老大老大……
打个招呼,我就出来了。
我问骑友,他这个是怎么得的?
她说,现在不好确定。
我问,好治不?
她说,他这个对肝脏损伤很大,明天要做活体检测,做肿瘤筛查。
我问,有可能吗?
她说,这个说不准。
我说,这哥们很壮,感觉一锄头都砸不死的角。
她说,病来如山倒。
我说,一起午饭吧。
她问,你没事?
我说,没事,我骑摩托车来的,驮着你去吃牛肉吧,回民饭店。
她说,我去给你拿月饼。
我说,好。
拿了两提月饼,我挂摩托车车把上,她上了摩托车,可能又觉得不妥,怕被同事们看到,会传她老不正经,她决定开车去,让我自己骑摩托车去。
这家回民饭店,菜具有很强的随机性,基本是遇到什么吃什么,最近一直都吃牛骨头,我为什么这么熟悉呢?这是我球友们的聚点,天天在这里,几乎,每天。
老板一次性买了500块钱的牛骨头。
一盆50元,我要了两盆,很大的盆,牛骨头上肉很多,牛骨头全用电锯切过了,大口吃肉,感觉特别过瘾,我就是因为体验过了,觉得真爽,所以带骑友过来体验体验,这样的店,她可能没有机会来,因为太小了,太破了,甚至有那么一丝邋遢,若不是因为球友们,我可能也不会去,真去多了,又觉得很有意思,其中有几个BOSS级的,也是经常在那边吃,那边食客太固定的另外一个结果是什么?
就是食客相互也熟悉了。
那天,我去,他们打牌差一个,喊我过去凑手,我球友还介绍,这是咱XX局的X局长,这个是懂懂,应该听说过吧,见到真人了吧?
你好,你好。
就这样,我们俩一人围个盆,啃了老半天,也没点别的菜,也没点主食,我啃的快,她啃的慢,说自己年龄大了,有两颗牙齿已经活动了。
我说,那正好,啃掉了,换大金牙。
啃的比我还干净。
也没把牙啃掉……
吃完后,她说自己吃撑了,晚上不用吃饭了。
准备回去吧。
她的破车打不着火了。
我说,你下来,我看看。
电池亏电。
我说,这个破车,收破烂的都不要。
她说,可别,我还当宝贝。
我问,哪年买的?
她说,2002年买的,2003年上的牌。(一辆别克赛欧)
我说,快扔了吧,让人笑话。
我上去给试着点火的时候,顺便把商场的购物卡给放卡槽里了,500块钱,今年大部分我都是送的卡,要么500,要么1000,简单直接,谁愿意收那破月饼?
回民饭店正好是一个半坡位置,大下坡,我把手刹放下来,然后用惯性往下走,挂二档,一别,点着火了,然后又倒回来。
我说,你抓紧换电瓶吧,电瓶不行了,至少三五年没换了。
她说,让你姐夫弄吧,我不懂。
我说,要不,3000块钱卖给我吧,我给我爹开的,要是二手车贩子收,顶多2000块钱。
她说,贵贱不卖。
走了。
回家后,我给她发了个信息,她嗔怪了几句,意思是每次都这么客气,没法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因为三甲医院的存在,算是县城的一股清流,毕竟多是高学历,高素质群体,很多老医生,都已经活的很通透了,我们日常聚餐的有个是主任,也是经常跟我们一起喝酒,他骑那自行车,可能连20块钱都不值,生锈了。
这个现象,在作家圈里,也很明显。
很多作家,是不会开车的。
你若是在路上,遇到了贾平凹开个车,你不觉得很出戏吗?
他这种人,最适合的,就是自行车。
电瓶车都不合适。
例如我偶尔去找赵德发老师玩耍,他就是骑自行车,最最普通的,这就是作家最真实和最原生态的样子。
临近中秋,是用车频率最高的时间,没司机不合适,我哥临时调剂了一个,也是我嫂子那边的亲戚,一直都在我们工地,只是给调整了一下岗位,能给老板当司机,这绝对是高升了,你要这么想,你天天跟老板在一起,那是真的学活。
耳濡目染。
老板认识的人,你全认识。
迎来送往。
我们这些土老板,也怕过节,因为收少送多,亲戚朋友这些,反而不重要了,可有可无,至少与经济效益不挂钩。
有业务往来的,哪怕是再小的合作供应商,也要搞好关系,至少也要送箱青岛啤酒+两提月饼吧?
这类,咱会罗列出来,让司机挨着跑。
只有一个作用:我们很重视我们的合作,再接再厉,我们是好朋友,我们是自己人。
然后再罗列能管我们的,十八个部门,只算能偶尔跟我们打交道的,普通科员,这些也罗列出来,也是让司机去送。
该卡你的时候,突然一想,貌似中秋节人家孝敬过咱?那算了,打个电话说说吧,不用训斥了。
这就如同我第一次去泰国,同一个团分高档、中档、低档,我选了最贵的,比中档多花600块钱,所谓的高档是什么意思?
不强制消费!
仅此而已。
路线、吃住,都是相同的。
导游是中国人,那时导游都很野蛮,哪跟你讲什么和气生财?上去就破口大骂,全程包机、住五星酒店,每人交了1700块钱团费,你要脸不?
导游是真骂。
因为我是高档的,多花了六百块钱。
所以,每次他都很幽默的先提醒我:一会我骂人,无论我骂的多难听,你都别在意,我骂的人里不包括你!
他不说,我也不介意。
没事。
银行、客户、核心员工,这些要我哥亲自去挨着坐一坐,也是礼物,但是要比前面的贵重一些了,一般就是硬通货了,根据不同的级别选择不同的酒,我们现在基本都是洋河系列,要么海之蓝,要么梦之蓝,不同的人不同的菜。
再重要一些的呢?
通俗一点理解,就是分红式的,吃水不忘挖井人,你要知道井是谁帮你挖的,要把我们的贵人系列罗列出来,有些关系到位的,就是直接现金,甚至连去都不去,若是对方不避讳,直接支付宝,若是避讳,就发邮局地址或密码汇款,就是说大家都忙,见不见面不重要,但是心意一定要到。
还有一些呢,很重要,但是还没赤裸到可以谈钱的地步,那就用茅台来换算,一箱茅台就是1万5千元的交情……
酒,也不自己去送,都找跑腿,但是要把箱子提前打包好,仿佛是箱水果。
不那么重要的人、太重要的人,其实都不用见面,前者不值得见,后者呢?太忙,觉得见面也是浪费时间,什么是感情?
真金白银就是最好的感情。
这个到了,别的不用说。
若是想聚,有空的时候,喝个小酒,但是要尽量规避节假日。
一周以前,就全部搞定了。
然后又想了一圈,看看有没有遗漏,剩下的就是回老家了,挨着亲戚走一走,那个就是流水线作业了,一上午就全部搞定了。
可能是自己越来越世故的缘故,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简单,要什么纯粹的感情?最纯粹的感情就是带交易的,我给你多少,你给我多少,简单直接,而大家呢?总想去追求那种所谓的不谈钱的感情。
幼稚!
身边BOSS经常跟我分享一句话,人最好的状态,是没有亲戚。
亲密关系几乎是人生排序中最不重要的一环,越投入、越无力,于是接受它自然产生、自然消失,甚至接受我们终将孤身赴死。
俩人感情,怎么经营最长久?
就是合作,共享胜利果实!
所以,哪天,你想对谁好,不需要说什么我爱你,你爱我,也不用一天干十次,那些其实都很没意思,到我这个年龄你就知道了,性是很没意思的事,也可以说是无所谓的事,越高能量场的人眼里,性的分量越低,甚至把真相说出来,老百姓是接受不了的,咋那么乱?
重用你的前提是什么?
你是可信赖的。
信赖的标准是什么?
至少是坦诚相待的,这个可能与性本身没关系,也可能与爱没关系,只是一种最基础的信任,握过手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我们彼此都是亲密无间的关系,也就是三个字,自己人。
到我这个年龄后,你说去见个网友?约个会?
我觉得浪费时间。
一点意思都没有,前天,我还跟个好朋友探讨了一番,她深度认同这些,我们几乎是同时成长起来的,年龄也相同,财富额也差不多,只是性别不同而已。
至于说什么出轨呀,那个,这个。
早已经不属于人生选项了。
那都是匮乏者热衷的游戏,我们是过来人了,已经反过来很享受普通家庭的小日子了,平平淡淡,就是我们现在交朋友也好,心动也罢,仅局限于聊聊天,别的压根不考虑,当然,若是咱需要有一帮拥护者,那可能就需要培养一些亲密关系。
对人真好是什么?
就是给钱。
共享财富。
是不是很颠覆?
我哥对员工很凶,也很好,他那个司机从初中毕业就跟着他,跟了十多年,为什么跟的这么死心塌地?那时我哥在工地干活小有名气,类似包工头,投靠他的人很多,当时我哥在大连工地,这个司机买了车票就去了,当时是秋天,也很冷了,带了衣服没带被褥,我哥把自己的被褥给了他,自己去跟别人挤一个被褥,反正只要喝多了酒,就提这个事。
这个,我觉得不牛B。
最牛B的是什么?
我们有个远房弟弟,也是投奔我哥,当时是高考没考好,不准备复读了,让我哥哥给骂回来了,要求必须回去复读,后来这个弟弟也考了公务员,一提起他这个哥,那真是佩服的哎呦哎呦的。
逢年过节,我哥肯定挨着核心的员工家坐坐。
虽然有耀武扬威的成分,但是他们都从内心感觉很温暖,所以在这边工地弄了一圈后,他要去天津,那边我们还有个工地,他要去那边再走访一圈,未必去人家家里,可能喊几个一组,吃个饭,送送礼,发发过节费。
司机把他送到青州高铁站。
他突然想起了个事,让我去给老刘送点钱,让带两提月饼,一千块钱。
老刘是谁?
这人也很有意思,帮我哥办了个事,我哥感谢他一辈子,办了个什么事?我哥出去打工的时候,人家要求高中文凭,那时高中文凭都是手写的,老刘帮我哥办了一个,从而改变了我哥的命运,我哥在那里学到了技术,一步一步走过来了。
老刘还坐过几年牢。
原本是个德高望重的优秀教师,真坐牢后,关于他的各个版本传闻也都出来了,收了学生家长的钱没给学生送到目标学校,还有就是经手的艺考生多睡过。
很多可能也是真的。
但是,我哥不介意这些,依然崇拜、信任、尊重。
包括我哥结婚,都请他陪的大客。
算是婚礼中最德高望重的角色。
一说起我哥跟老刘的关系,我爹就骂我哥神经,意思是自己无限夸大了自己的后来与那张假文凭的关系,自己非要给人家戴个高帽子。
我曾经写过一个专题,就是坐过牢以后的这些人,会是什么状态?
基本没啥变化。
该有的人脉,还有。
该有的资源,还在。
我是基于对两个人的观察,一个是老刘,一个是日照前两年去世的那位老者,我都零距离接触过,栽培过、帮助过太多人,层次越高的人,越不会用“好人”、“坏人”来区分一个人,更多的是相信感觉,觉得你是不错的朋友,帮助过我,就等于在我身上投入了原始股,你如今困难了,需要房子我给买房子,需要车子,我给买车子……
司机过来接我。
我俩去。
司机姓杜,比我小。
我说,我没吃饭,咱先去肯德基买个汉堡。
他说,去X中门口可以不?那里汉堡特别好吃。
我说,我喜欢吃肯德基。
他说,X中门口的那个,是咱家你弟妹开的。
我说,有机会再去。
到了肯德基门口,他没下车,意思是让我下车,我心想,你这司机当的太不专业了,咋可能让我去买?你去帮我买来就行了,我在这里等你。
我说,我打个电话,你去帮我买两个,随便两个就行。
他问,要什么?
我说,随便。
他问,是不是要先在手机上下载什么?
我说,你去直接给现金就行。
他说,行,我去问问。
我突然觉得,他应该是没吃过肯德基,有些胆怯……
待他回来,我问他多少钱。
他不说,说不要了。
我说,工作是工作,你真请我吃饭,咱不能吃这个,对不?
他说,下次吧。
我说,那我让会计跟你结算吧。
他说,不用了。
我们到了目标小区,老刘不在,我们需要继续等,我就跟小杜闲聊,我问他是不是没去过肯德基?
他说,去过,2014年谈恋爱的时候吃过一次。
我问,你请的你媳妇还是你媳妇请的你?
他说,我媳妇请的我。
我问,第一次吃?
他说,是的。
我问,刚才是不是因为这个不进去?
他说,我怕又要下载又要注册,我搞不明白,又不好意思问你,怕耽误你时间。
上次,本地一个读者找我,她还属于收入比较高的,比我还大一岁,她从来没吃过肯德基,也没进去过,孩子也没吃过,因为这个事跟我聊了很久,聊完后,她给孩子点了一份肯德基外卖。
我问小杜,你媳妇是城里的还是咱那边的?
他说,城里的,但是就是普通工人家庭,不是公务员之类的。
我说,嫁给你,人家委屈了。
他说,所以我说,要好好赚钱,否则太对不起人家了,我媳妇第一次到我家住下,她理解不了的是什么?我们全家竟然只有一个盆,洗脸洗脚洗菜全家就这一个盆,毛巾也只有一个,她还问有没有洗屁股的盆?
我说,咱那边,不都是一家只有一个盆嘛。
他说,她理解不了,还有,咱那边长大的,晚上哪有刷牙的,从认识她以后,我天天刷,感觉刷了牙睡觉很好。
他说的这些,我都理解,也都经历过。
我说,你们村有个大高个,他爸是信贷员,叫什么玉来?
他说,成玉。
我说,那是我初中同学。
他说,现在干大了,搞带公主的KTV,我刚进城的时候,给他帮过忙。
我问,这类KTV赚钱不?
他说,几个人,随随便便消费两三千,这是不装B的前提下,装B更贵。
我问,小姑娘陪睡吗?
他说,不,就是唱歌,可以搂搂捏捏。
我问,需要交保护费不?
他说,现在没有人收保护费了,但是幕后股东特别多,真正当老板的,反而拿的少,赚100万可能也就是留40万,其它的全孝敬了,分红了。
我说,跟咱这个行业差不多。
他说,比咱这个复杂,因为那些老板能维系的都是小关系,很脆弱,例如突击检查,记者暗访,小关系根本搞不定,反而会大义灭亲。
我问,你媳妇的汉堡店,最多的时候,一天赚多少钱?
他说,情人节那天,7千多。
我说,你跟我说实话,你家的汉堡跟肯德基的差别多大?
他说,肯德基的我没怎么吃过,德克士我吃过不少,董老师我跟你这么说吧,咱家的在工艺上跟肯德基没有区别,原材料也没区别,真正的区别就两个。
第一、咱的设备不如人家的,咱的一套设备才1万块钱,人家的呢?你看,要求炸三分钟,咱是放一个鸡腿是三分钟,放十个还是三分钟,其实这是不科学的,因为鸡腿放的量不同,油温不同,而肯德基的时间设定和油温是一个动态补偿关系,你放的少,那规定多少时间就是多少时间,你放的多,那么表就走的慢。
第二、肯德基流转快,炸出来接着吃了,而咱的呢?要放一段时间,这个时间就不好吃了,皮不脆了。
他接着说,董老师你有机会去尝尝新出来的,很好吃。
我说,我今年推广了一个汉堡店,自己的品牌,一个月能赚3万元?
他说,差不多,汉堡店现在只适合五六线城市了,甚至适合乡镇,咱为什么在学校门口开?那些从下面考上来的孩子,基本都是第一次吃汉堡的人,他们不可能去肯德基,只能在咱这边吃。
我问,你们家开了几个店?
他说,两个,我媳妇在X中门口,我小舅子在X街那边。
我说,那边晚上蹦迪的、唱歌的多。
他说,我小舅子自称,本地小姐他认识90%,是真认识,董老师我跟你讲句掏心窝的话,咱没吃过汉堡,那些干小姐的,她们之前也没吃过,吃汉堡是很奢侈的,她们觉得自己不配去吃肯德基,就在这些小店吃,然后跟我小舅子就谈好,例如带老头来吃,老头买120元的单,就给上40元的,等小姑娘自己来的时候,再慢慢消耗剩余的80元,都是协商好的。
我问,你小舅子的店在什么位置?有空我去尝尝。
他说,董老师,你不能去,那些地方,你去了掉价。
我问,若是我是个笨蛋,很勤奋,开汉堡店怎么能赚钱?
他说,这东西跟蒸馒头一样,就是靠勤奋,要么去乡镇开店,要么去青岛、济南开店,在青岛或济南只做外卖,下半夜营业,例如从晚上10点营业到早上6点,一个店成功后,马上隔几公里再来一个,也是这么运营,下半夜能点的外卖很少了,夜生活丰富的人很喜欢吃汉堡。
这个世界,真的很难相互理解,小杜比我小很多,又是一个地方的,村子离的不远,他又在我们身边工作,他说的这些事,我都觉得离我很遥远,虽然我也经历过,但是我总觉得对于整个社会而言这些都是过去时了,哪有没吃过肯德基的人?原来,是如此的如此。
我们家现在过的完全是另外一种生活,一天开支个三五千可能是常态。
我问小杜现在一年能赚多少钱?
他说,工资+自己养着几个工人,偶尔自己也承包个小活,杂七杂八加起来,应该能拿到20万左右,媳妇+小舅子那边也差不多这么多,反正一年三四十万是很稳。
我说,够厉害了。
他说,我们赚点钱,都是拿命换的,辛苦钱,没文化也没法怪别人。
等了老刘接近俩小时,他是去乡下探望一位老者了,等了俩小时,坐了5分钟,传达下意思,我们就走了。
回家的路上,小杜专程带我到他媳妇的店站了站,现场演示了他家的3分钟与肯德基的3分钟区别,单独炸一个的时候,实事求是讲,真的有肯德基的感觉,皮非常的脆,口感很好。
看了看小杜的媳妇,的确是城里人的模样,但是呢,又有一双勤劳的手,从早忙到晚……
小杜要送我回家,我说别送了,离我办公室两步远,我回办公室骑摩托车回家,毕竟你也不是专业司机,临时替补两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集众思SEO » 爱上海:我们有个远房弟弟

赞 (4)
标签: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