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水磨:找了个对象,化工厂上班的

进入论坛

胡萝卜是个人名。
小师弟。
专科班的,没有参加专升本,毕业后回县城了,考过教师编,考了两年,没考上,干脆放弃了,全身心投入到了课外辅导事业,当起了一名辅导老师。
他先是在校友群里申请加我为好友。上海水磨
说有事找我。
我通过了。
然后,转账200元给我,说要问我个问题。
这是我立下的规矩,我怕微信好友打扰我,我设置的规则是,找我问问题,先给200元,否则,金口免开。
你以为我闲的蛋疼啊?陪你聊半天。
当然,给钱我也不会要的。
至少,大部分不要。
只是一个游戏门槛,只要是给钱,哪怕是一块钱,也是巨大的槛,当年有做电商培训的,学费就收1块钱,众人就觉得不理解,为什么只收1块钱?1块钱算什么门槛?
算!
而且,至少挡住半数人。
因为,至少有半数人,把买单看的比天还重,哪怕1块钱也不会付的,但是呢?反过来讲,只要是能舍得花1块钱的,都是有付出意识的,肯定能做起来。
不用扯那么远,看我这里就行了,看篇文章1块钱,人家标注的很明白,有偿阅读,读后付费,大家都看不到吗?
都能看到。
但是,迈过自己的心理槛,很难!
我凭什么给你钱?我看就是给你面子了,人家那么多人求着我看我都不看,我看你是眼里有你……
然后,用如此的逻辑,安慰自己一番。
胡萝卜转了200元后,我问什么事?
他问,我能去书店找您吗?
我说,可以,来吧,我在。
一眨眼的工夫,来了。
说是迷茫。
我问,迷茫什么?
他问,怎么提升自己的教学竞争力啊?
我说,教学质量好啊。
他说,那不现实,能来上辅导班的,多是学渣,有学习困难症,指望他们出成绩,几乎不可能。
我问,你现在一个月多少钱?
他说,五千多。
我说,那你咋舍得发200元给我?
他说,问问题嘛,总是要买单的。
这个钱,我不能真收,真收他会出去说的,而且会越传越变态,最初可能是懂懂忽悠了师弟200元,后来的版本就是懂懂骗了师弟2000元,人家上门要,都没给,门都让人给砸了。
我昨天不是还在朋友圈分享过一段话嘛:小地方的人有一种传奇癖,爱听异闻。对一个生活经历稍为复杂一点的人,他们往往对他的历史添油加醋,任意夸张,说得神乎其神。这种捕风捉影的事,茶余酒后,巷议街谈,倒也无伤大雅。就是本人听到,也不暇去一一订正。
我问,若是用心教呢?
他说,也很难出成绩,生源不行。
我问,若是你自己当老板呢?例如自己搞个辅导班?
他说,这个东西,还是需要沉淀的,冷不丁的开个班,很难招到学生。
我问,目前市场上,最有竞争力的老师是什么类型?
他说,还是公办学校的,例如带高三实验班的。
我问,不是不允许他们办班吗?
他说,不允许归不允许,但是市场上最认可的还是他们,变通的方式很多,例如把学生送到老师家,让给辅导辅导,也不给钱,这个你就没法定性。
我问,你为什么不专升本?
他说,家庭情况比较特殊,需要我出来赚钱。
我问,为什么?
他说,我爹贩树苗,让人骗了10多万,有微信聊天记录,有转账记录,但是对方就不认,这个钱是我爹借的,所以就落到我头上了,需要我帮忙还,我上个月刚给家里打了5千,我弟领女朋友回家过八月十五。
我问,为什么不起诉?
他说,我现在没有精力捣鼓这些。
我说,这个不复杂,交给律师就行了。
他说,以后再说吧。
他这个心理呢,我也理解,在老百姓眼里,打官司不是光彩的事,仿佛也是门槛很高的事,与老百姓很遥远的感觉,而且总觉得对方是外地的,打官司也白搭,可能枉费诉讼费,还有,就是也可能有什么隐情,实情未必是他描述的版本。
我问,为什么不考编制?
他说,我现在就是考上了,一个月三千多块钱,而我现在,只要认真干,一个月六千没问题。
我说,长远来看,不是如此,你不可能干一辈子辅导班,对不?
他说,走一步看一步。
使我想起了一个教英语的师妹,她也是在辅导班上班,高的时候一个月能发到1万多,甚至能到2万,她也是有赚钱欲望和需求的,当时我也劝过她,趁现在本科还有机会教高中,抓紧考进去,以后是真没机会了,你看今年就行了,能考进去的多是研究生了。
她也不听,总觉得在学校里教书没出息,收入低。
后来?
她找了个对象,化工厂上班的,貌似高中都没读过。
婚后也是一地鸡毛。
女人跟男人不同,特别是小地方的女人,若是有铁饭碗,这就是家庭、学历基础背景外的最大砝码,若是你有铁饭碗,理论上你也能找到铁饭碗的男人,而你在辅导班工作呢?铁饭碗是不会找你的,除非你长的的确好,要么就是县长家的闺女……
颜值这个东西,也是需要同阶层才有竞争力的,长工家的闺女貌似天仙,皇帝家的闺女胖若肥猪,谁更有竞争力?
胡萝卜,他是纠结于,怎么能在辅导市场上成为名师。
我认为,教学质量好,就是捷径。
他觉得,此路不通。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路,就是你是公办学校的王牌教师,这个对他有难度,他连入门证都没拿到。
他说,你就当我是你亲弟弟,你给个建议。
我说,就是二选一,要么,你成为本地最大最出色的培训学校的老板,要么,你安心去考上编制,若是专科不允许考了,那么先去专升本。
他说,都不现实。
我说,那我没有答案。
他问,你认识的朋友里,有没有做培训班靠成绩做出来的?
我说,有啊,我身边就有,基本全靠口碑,而且她很个性,只收学霸,学渣压根不要,认识她后,对我也很颠覆,我过去也一直以为学渣才上辅导班,其实错了,学霸更需要,学霸在同学间还有催眠效应,他们上什么辅导班,同学们跟着上,所以就跟传销似的,教学质量是碾压式的,可以理解为县城版的、女版的李永乐,她跟学生、家长都搞的特别好,收费也高,个性也强。
他问,一年能赚多少钱?
我说,百万起。
他说,不可能。
我说,以后,你先从“可能”学起,我说的可能,就是真实的,不是你同事间吹牛B的什么年赚百万,我身边年赚百万都是基础收入,否则也不可能跟我们玩耍。
我曾经采访过她,深度采访,她给我的答复是两点:
第一、我的成功不可复制。
第二、成绩会说话。
胡萝卜坐了一会,走了,非要我送他句话,我又不是神婆,送了话也不灵,若非要送句话,那这句话很简单:人是需要有绝活的,没有绝活,永远都是个普通人,普通人的意思就是,干什么都普通。
当然,也不要因为这句话沮丧,毕竟多数人就是普普通通过一辈子,得过且过,能成事的毕竟是小概率事件。
这句话的背景是,倘若你准备不普通的话,是需要这么修炼的。
倘若只是想在县城过个小日子,夫妻俩一个月赚个万儿八千,那是不需要太努力的,毕竟大部分人都是过的类似日子。
辅导班,从长远来讲,也是一个减法市场,在线教育会蚕食线下辅导班,在县城,我们家就算相对前卫的,例如英语、语文,我们现在都是在线教育,英语是老外一对一,语文是小班制,至于线下的普通辅导班,基本一个都没上过。
而且,这个市场还有个特点。
有越来越多的名校生进入,包括现在各大在线教育平台上,清华、北大已经是标配了,求职越来越难了,而他们发现,自己竟然是有原生优势的,自己能考上名牌大学就说明自己在辅导市场有绝对竞争力的。
他回去后,催促我收款。
我没收。
他又额外问了一句:对于一个男人而言,什么是最核心的竞争力?
我说,普通人而言,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有钱。
他问,有才华算吗?
我说,普通才华不叫才华,高端才华都是可以财富量化的,不管什么领域,能在行业金字塔尖的群体,至少是亿万级别的。
他问,那张文宏、钟南山呢?
我说,也是,只是不能说,不能研究,不用说大了,国内知名的肿瘤医院的主任,若是一年赚不到1000万,说明他当的不专业,而张文宏和钟南山呢?站的比他们高了N倍,算是国宝级的。(过去,省级核心科室主任,一年收入四五百万是比较常见的,这两年收入逐渐在减少,很多因素,走穴、回扣、福利、分红,都越来越难。)
他说,那不可能。
我说,先从可能学起,若是张文宏愿意,他自己设个基金,愿意捐献给他1000万的企业家太多太多。
他说,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理解。
我说,不要去研究这些没有意义的事,先想好自己的路,然后把专业干好,用心去做,做的足够卓越,自然是有机会的,光去研究这些虚的,没有太大意义。
我个人对他的定义,就是事业迷茫期,有可能突破迷茫,突然平步青云了,更大可能是什么?得过且过,再也不考虑什么所谓的发财、成功了,向生活低头了,谁年轻的时候没有过理想?
慢慢,都认了。
前天,我在书店,师姐过来了,这个师姐不算熟悉,她是专升本到曲师的,现在教高三,她来找我干什么?
什么都不干,只是路过。
路过干什么?
晚上,有家长请客,在我们这条街上的一个饭店,她到我书店时5点多,饭局约在了6点。
我说,在这样的破饭店请客,你不能去,去了掉价。
她说,就是,一点都不出血。
我问,家长请过最好的,在哪个饭店?
她说,宝隆。
我说,宝隆不大好吃。
她说,就是。
我问,有没有请去吃鱼翅的?
她说,听他们讲,有去的,我没遇到过。
我说,今晚别去了,我请你喝酒。
她说,不去不行,人家班主任帮着喊的。(班主任本身是半个官,管这一级的老师,学校是等级最森严的,官大半级,基本就是命令了)
我说,那上了菜,你先夹鸡腿。(这家饭店是吃鸡的)
她说,那还了得?
我问,这个家长每年都请吗?
她说,是。
我问,干什么的?
她说,医院的。
我说,医院的家长最会送礼了。
她说,孩子本身学习很好。
我问,给红包不?
她说,一般不,吃完饭,每个老师送个手提袋,一些特产之类的,额外会送身衣服,里面有票,让自己去取。
我说,会办事。
她说,一年送两次,中秋节一次,春节一次,一般都是选节后。
我问,一年一千块钱?
她说,任课老师也就是这么个数,班主任可能两千。
我说,任课老师的是负责提问和鼓励式谈话的,班主任的是负责调位和班干部关照的……
她说,算是让你看的明白的了。
我说,我姐经常说,对于普通孩子而言,非学霸的前提下,老师起的作用比家长还大,毕竟孩子的大部分时间是跟老师在一起,老师是鼓励还是批评,包括给孩子营造比较好的学习氛围,例如把他调到学习好的当中,提高学习浓度。
她说,但是也只针对于学习差不多的,你是个木头,老师把你调到最中间,说不过去,而且你调皮捣蛋,把周围同学给带坏了。
我说,优秀的家长,孩子差不了。
她说,这点,还真是。
我说,老师对咱孩子好,是咱花钱买出来的,所以老师又是最会给老师送礼的,我姐就是,刚煮了牛肉,一分为二,大的一份趁热送到老师家,小的一份给我爹。
她说,你外甥学习好。
我说,不出意外,清华或北大,真是被我姐给栽培出来的,伺候老师比伺候我爹还亲,现在孩子快高考了,两口子觉得别人教不放心,亲自去带着,亲自教着。
她说,其实,好学生不用送,老师这个行业,就是良心买卖。
我说,良心也是可以贩卖的。
她笑的嘎嘎的……
待她走后,我在想,若是哪天她教着我娃,我也别请她吃饭,也别送她礼物,其实现在请吃饭老师们是很烦的,其实他们都是被绑架去的,不得不去,是班主任拿了人家的手短,人家说要请请老师,他就当命令去下了,老师们烦的要命。
直接给钱多好。
越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人,钱对他们的杀伤力和统治力越强,他们为什么非要标榜视金钱如粪土?是因为钱在心目中太重要了,跟信仰一个分量,所以非要单独拿出来说,要站队,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
作家,不是更清高吗?
我们做签名书为什么如此的顺畅?
就是因为我太懂作家了,你拿1万元,你说敲不开谁的门?甚至出现过这种情况,当时是跟他媳妇谈好的价格,每本书10块钱,签完后,我们开始打包,把书搬到皮卡上,装完后,拿绳子固定一下,在固定时,他媳妇跑出来了,问我:说好的钱呢?
我说,嫂子,不用担心,说到的事,咱肯定做到。
她以为我要跑。
还是获得过茅盾文学奖的作家!
其实没多少钱,那次签了300册,一共才3千块钱。
真正小恩小惠俘获不了的,反而是有钱人,因为他们不差钱,数额太少难以制造惊喜感,例如你送我个红包,你放100与放1000对我而言,没区别,我都直接拿回家给媳妇了。
彩礼为什么越来越高?
说白了。
太穷。
越穷的地方,越是不断的抬高礼金价格,例如现在朋友们结婚,千元是常态了,万元也不稀罕。
过年也是如此,压岁钱基本都是千元起了。
国内最富裕的区域是哪?
珠三角。
我们去珠三角参加婚礼,准备了红包,主人一家老小都在门口迎接,红包献上后,主人根本不会看里面装了多少钱,然后撕一个角放自己口袋里,把红包还给你,这就代表心意收下了。
第一次见这个风俗,还是给了我很大的震撼。
原来,如此!
里面装了1块钱还是1万,甚至没装,人家都不在意……
包括新年第一天,他们的红包也都是小额的,10元,5元,这个钱在山东,你能拿出手吗?会被骂死的。
以后,嫁闺女的彩礼这个环节,大城市慢慢就没有了,相反,穷地方越来越贵,例如我们县城,我听他们讲,现在10万多。
就是明码标价,卖闺女。
你说,咱闺女出嫁,咱会要这个彩礼吗?
压根不会要。
所以,如何才能迈过金钱?
你足够有钱!
你没有钱,无论你是如何修行的,反复的给自己暗示,我要视金钱如粪土,也很难迈过,不过是自我催眠,相反会使自己更加的渴望,不如正视自己的欲望,喜欢钱没啥,很正常的。
又过了好几天,我在门口跳绳,又遇到了这个师姐。
隔很远,我就问她:那天鸡腿好吃不?
她笑着说,哎呀,别提了,吃撑了,第二天就胖了一斤,愁死我了,减不下来了。
我说,是不是俩鸡腿都让你吃了。
她说,没,吃了一个鸡翅,主要是喝了一肚子啤酒。
我问,是不是家长特别会说?
她说,巧舌如簧。
我说,无所谓,只要给买裤子就行。
她说,这次没送裤子,送了一张体检卡,说是699的套餐。
我说,也不错。
站着聊了一会,说有个事要问我,她小区里,一个领导媳妇的车要卖,11年的车,才跑了3万公里,是个A4,比市场价贵5千多块钱,问值不值得买?
我说,肯定买。
她说,就怕调表了,我问我表弟,他说9年跑3万公里不可能。
我说,有啥不可能,我媳妇的车现在还不到1万公里,若是卖二手,肯定都觉得调过表。
她说,正好,那天不是考试日嘛,让家长来监考,监考的时候她跟我聊起来,说是二手车贩给她出价她不舍得,觉得自己的车还挺新的。
我说,买,这类车,哪怕贵1万元也值得买,运气是可以传递的,抖音上有个车商收了闫妮的车,下面的评论全是要买,那个车10多年了,跑了6万公里,值十多万块钱,若是现场拍卖,能卖出30万以上,这就是明星效应,大家都想接受这种好运的传递,你看公车拍卖就行了,溢价100%是常态。
这几天,我在减脂。
我不喜欢复杂的饮食,主要是我不会弄,于是我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为什么不把一日三餐给固定下来呢?吃一样的东西,于是我给自己这么设定的,每顿两片全麦面包,80克熟牛肉,一根黄瓜,一根胡萝卜,一个西红柿,至于大家说的营养不全之类的,那是另外一个概念,那人家直接硬饿的呢?
我是先试验一下,看看效果如何。
我去菜市场买蔬菜。
又遇到了这个师姐,她在买煎饼,说她喜欢吃酸口的玉米煎饼,只有这个摊位上有……
买完菜,一起出市场。
我说,酸口的玉米煎饼,还是要少吃,玉米发酵是最容易产生黄曲霉素的,整个临沂地区都是胃癌高发区,就与这个有关。
她说,不至于。
我说,发酵是很严谨的事,因为涉及到菌群管理,若是容器不卫生,很容易滋生别的菌群,所以,自制酸奶、自己酿酒、自制臭豆腐,自制酸菜乃至自种蘑菇,都属于高危行为,不是闹着玩的,前段时间不是有个新闻嘛,东北9人聚餐,7人死亡,2人在抢救,他们吃的是酸汤子,其实就是玉米发酵而成的面条,发酵时间过长,长达一年了。
她问,那普洱茶的老茶之类的呢?
我说,一个概念,只要是食物,包括白酒在内,都是有保质期的,时间越长,菌群越乱,别追求什么所谓的年份,茅台最适合饮用的时间,就是新酒,别追求什么1949年的茅台,非要喝年份酒,不是说不可以,也可以,要尽量选择出厂就是年份酒的。
她问,你看新闻了没?博导跟学生。
我说,这不是什么稀罕事,男女之间相处,只要存在势差,性关系就密布,错综复杂,只是从来没像今天这么曝光,这么被议论,之所以没有被曝光的原因是,多数都是自愿的,包括曝光的这些,最初可能也是自愿的,是分手后或被男人老婆教训过,出于泄愤,从男人角度而言,就是选错了人。
她说,你这观点,真是奇葩。
我说,你们学校里,你以为风平浪静?那是因为,一切都发生的悄无声息,不为人知,除非有人突然跳出来,说自己被谁欺骗了感情,从而牵出了一大片。
她说,我们学校没有这些事。
我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谓的江湖,其实就两大内容:利益、男女,在每个封闭的圈子里,都是赢家通吃。
她问,那你觉得女孩子该怎么保护好自己?
我说,学会使用避孕套,学会说不,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要给人模棱两可的回应,真正的QJ是很少的,多是半推半就,男人往往是过度自信的,认为不反感就是对自己有意思,从而误判了很多东西,女人要学会说不,男人再大胆,也不会硬来的,除非是没有受过教育的未开化群体。(例如无人区的那些向导,他们钻女乘客的帐篷,就是霸王硬上弓。)
她说,真理解不了这些禽兽。
我说,我们说的是两回事,我是从人性角度去分析的,就是有群体,有势差,这些东西就必然存在,因为彼此都是成年人,很多时候,更多是情感戏,是情感破裂后,成了道德戏,我之前分享过一句话,女人有个什么优势?她说自己遭遇了性Q,大家就相信是真的。
她问,如果你是个教授,你觉得你会吗?
我说,我不能保证,因为我也不了解我自己,若是问现在的我,我肯定不会,毕竟千帆阅过,已经平静如水了,跨过性了,但是还要思考,这是怎么跨过的?!
最后,分享我摘抄的一段话,不论道德,只论人性,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课题。
这段话是:好斗,残暴,贪婪,好色是争取生存的有利条件。可能每一个恶习都曾经是一种美德—- 让个人,家庭或团体,得以生存的良好品质。人的罪过可能是他崛起的遗物,而不是他堕落的污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集众思SEO » 上海水磨:找了个对象,化工厂上班的

赞 (0)
标签: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