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会所:我不恨你了,我昨天去看房子了,以后我们做个好朋友吧

进入论坛

:维维是一家慈善基金会的志愿者。
给我的感觉,以支援贵州为主。
让那些贫困家庭吃上饭,娃能读上书,基金会也对外招募资助者,主要是一对一助学这一块,特别是品学兼优的大学生,总不能让他们上不起学吧?
在维维的感召下,我资助了一位,那应该是2017年。
今年毕业。
每年1万2千元。
当时呢,自己春风得意,也总觉得应该做点慈善,慈善总听起来很高大上,而且可以给自己脸上贴金,例如我平时发个朋友圈可能只有百十个人点赞,我若是发个做了什么慈善?那上千人点赞。上海会所
我们需要这些。
有高人给我指点,你知道成功人士有什么共性吗?
只要是做慈善,一定是携夫人。
所以,你要写上你们夫妻俩的名字,你们是一个整体,意思是,家庭和睦,夫妻恩爱,为什么出国访问都要携夫人?
也是这个道理。
要输出温馨。
第一年,还是有些惊喜感的,花万儿八千的,换个炫耀的谈资,喝酒的时候可以吹牛B,以后别说我是土包子了,我还资助着一名大学生呢,我是有爱之人,哪跟你们似的,就知道自己吃喝玩乐。
我是站在了更高维度,跟明星一般,动不动做慈善了。
有高度吧?!
志愿者,也是感召者,也希望不断有人参与到资助大学生行列,但是让一个人每年拿出1万2千元来资助一个陌生人,还是有难度的,于是维维设计了一个方案,十多人众筹赞助一个。
这样,他可以实现帮扶多位大学生。
后来,也有小插曲,第一年,普遍都很兴奋,自己为自己感动,我咋这么有爱,还能赞助大学生,至少也要发朋友圈炫耀一番。
第二年呢?
可能就冷淡了,越想越觉得这个钱像罚款,主要是没有任何回馈,大学生也没对咱说声谢谢,基金会也不允许联系,乃至整个游戏是真是假都没人知道,最主要的是心疼钱了。
于是,就有人不再认捐了。
不认捐就不认捐吧,至少你认捐过,就是慈善之人。
维维突然发现,自己被对方拉黑了。
维维让我给分析一下什么心理?
我说,他对你没有恨意,也没有恶意,就是不想参与这个游戏了,觉得对慈善募捐说不了不,主要是之前捐过,若是直接对你说不,觉得很难堪,干脆咱也别交往了,就当这些事从来没发生过。
他说,那我也要感谢他过去做出的贡献。
我说,拉黑你是逃避这个事最温柔的方式,不要过度解读,就是一个原因,若是依然是好友,不好意思不捐,若是说不呢,按照北方人的性格,基本就是跟拉黑是一个性质了,咱不是朋友了。
后两年,都是维维联系我,该交款了。
我就转给维维了。
实事求是,跟被资助者,没有太多感情,我甚至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对我最大的价值是什么?我每次赞助后,她都会写封信到基金会,基金会转发给我,我截个图发个朋友圈,接受一片片的点赞。
仅此而已!
今年是第四年,催款邮件发来时,正好是疫情期,那些日子我哥天天找我筹钱,筹钱干什么?
还贷!
因为,我们预判疫情会持续很久,怕银行突然抽贷把我们抽死,所以我们先下手为强,决定把贷款先还上,自己的钱,自己的工地,那么慢慢熬就是了,终究有出头之日,这个期间接到催交学费的通知,我还是有丝动摇,虽然只是万多块钱,但是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不舍得了,主要是没有任何情感链接,我也不知道我资助的到底是什么?
慈善的本质也是交易。
就是我不知道我买的是什么?
例如本地面粉厂在高中设立了奖学金,人家孬好不说,每年厂长还去学校讲个话,给学生颁个奖,从我读书时就有这个奖项,我现在看高中的公众号,厂长依然在颁奖,每年花不了多少钱,但是效果很好,至少品牌烙印在了一级又一级的毕业生脑海中。
这个就花的值。
我也就是不爱出风头,若是我能上的了场合,能讲的了话,那么我也可以每年拿出10万元去跟一所高中合作,10万元已经是巨额数字了,人家面粉厂才拿几个钱?一个人三百五百的奖学金。
这个是有区域荣誉感的。
触手可及。
我问了问维维,我资助的大学生上大几了,还有几年?
说是上大四了,最后一年。
我心想,那好人做到底,我就给维维转了1万2千元,让他帮我交上,就当我自己毕业了。
这期间,我自己也做过公益募捐。
每天拍卖一次晚餐。
一次5千元。
一个月捐款15万,多数我都捐给了复旦科研基金,我觉得做公益要想透明,必须是全额对捐,就是你捐多少给我,我接着以你的名字捐多少给公益组织,那时我觉得最值得捐款的是科研机构,类似诺贝尔基金会这种,国内没有,于是我就选了高校基金,这里面有科研经费,有贫困学生补助。
若是偶尔捐点吧,还是觉得很兴奋的。
时间一长,又觉得这个事不好玩,不好玩的原因有二:
第一、我会心疼,毕竟都是我卖的我自己的时间,陪吃了,陪聊了,其实等于是我自己捐的,只是用对方的名字而已,那时我办公室还没搬,捐款发票贴了半面墙。
第二、我觉得招待太累了。
搞了一段时间,我放弃了,这个游戏设计的初衷不是这样的,而是我想拍卖名人,例如我拍卖莫言老师的午餐,然后我去陪着,不管拍了多少钱,都以莫言老师的名义捐给莫言老师指定的基金会,然后发票复印两份,我收藏一份,拍卖者收藏一份。
找名人做慈善,也是一种绑架,没人拒绝。
又不用自己出钱,只是吃顿饭,有何不可?
我为什么先拿自己试水?
我是让他们看到这个事的可行性,否则人家觉得太扯淡,我第一个拍卖的人是刘胜,设置了顶价1万元,瞬间被秒了,席间,刘胜说,这样,懂懂你再捐1万,我也捐1万,咱拿3万元去学校做个懂懂基金会,奖励品学兼优的孩子。
我说,使不得,主要是我不希望自己抛头露面。
有所高中,校长是他老铁。
已经说好了。
后来,貌似工作有调整。
这笔钱最终捐到了一个乡镇,我对刘胜讲,我做这些事,不追究用途,但是必须要票,否则没法交代。
做这个事,我是亏损的,动不动陪捐不说,关键是每天招待也是不小的费用,遇到喜欢喝白酒的,我还需要拿茅台伺候,那时日料店很火,干脆我直接包月了一个包厢,长期使用,日料店把0001号会员卡给了我,也是为此。
我不做这个事后,日料店也倒闭了。
做这个事,我就理解了寺院,我拍卖公益晚餐,你知道做什么行业的最多吗?
资本生意。
风险投资、民间借贷、承兑汇票。
很多人有赎罪的心。
觉得自己赚钱太容易了,甚至就做的校园贷,总是想反哺一下,同时给自己一点慰藉,看,我做过好事,扯平了。
通过这两件事,我领悟到了两点:
第一、无论公益还是慈善,都是需要反馈的,哪怕荣誉也是一种反馈,若是石沉大海式的做慈善,除非是高僧大德,俗人很难做到,一次两次图个新鲜是可以的,数年如一日的只给与不回馈,很难坚持。
第二、做这些事的额度,不能太大,若是能跟自己的收入相匹配了,就会心理不平衡,有点什么感觉呢?在工地干活,当天发了200块钱,回家路上分给了路人100块钱,越想越心疼。
当时,我想转型,想做个能与自己息息相关的公益,例如在我母校设立一个奖学金,例如就设个高二奖学金,只要你在班里考前三名,就有,额度不大,500,300,100,这样可以产生头部效应。
还想在我们村设个大病基金,例如谁家有病治不起了。
这些事,都酝酿了很久。
一直到什么时候呢?
我参加工作了,当临时工了,对基层认识越来越深刻了,我觉得这些事都不值得做,最终都是一地鸡毛,也旁观过别人来搞慈善的,知道了里面很多套路,当然奖学金是可以的,毕竟面对的是一群孩子,比较简单。
咱没有咱想象的那么伟大。
就是一介草民。
咱若是能照顾好自己的家庭,照顾好父母,远一点能照顾兄弟姐妹,再远一点照顾一下亲戚,已经是逆天了。
别总想着恩泽天下。
咱没有那个实力。
若是非要拿这个来当表演?
也没有意义。
若是真的想表达一下爱心,可以带着孩子参加一些公益组织,例如去公园捡垃圾,去帮孤寡老人收拾房间……
对于慈善,我现在就认可两句话:
第一句:富人尤其是企业家,他们是推动社会前进的动力,是人类的功臣,民族的英雄,和平的使者,默默无闻的慈善家,要好好保护他们,给予他们充分的市场环境,让他们去好好造福人类社会。
第二句:伟大的企业其实不需要做慈善,因为他的事业本身就是最大的慈善。
其实也算一句话。
很多时候,是我们这些不明是非的老百姓,绑架了他们。
乃至成了站队。
一方有难了,你捐不捐?
必须捐。
从汶川地震到今年的武汉疫情,都是如此。
对于慈善,每个企业家都有自己的方向,例如马云的乡村教师计划,比尔盖茨的非洲计划,绝非是什么?把钱捐给红十字会,OK了,做慈善了。
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心要大一些,不要动不动绑架别人,别人捐也好,不捐也罢,都是允许的,被谁允许的?
我们!
过去,咱总想做慈善,说白了,内心还是有一丝不认,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出人头地了,有做慈善的可能了。
今天,认了。
认什么了?
咱?就是一小老百姓,在历史长河中,留不下任何蛛丝马迹的老百姓,那天老友来,聊起了写书,他说自己每到一个县城上任,都会很重视县志,甚至争取能把普通人的故事也写进去。
普通人是没有故事的,也不可能上县志的。
说的再让人伤心一点。
在座的读者,99%,包括我在内,连村志都上不了,更别说县志了,我们都是普通人,哪怕赚了点小钱,也是普通人。
人成熟的表现是什么?
认识到,父母是普通人,我们是普通人,孩子是普通人,别整天清华北大的,你初中都没毕业,培养出清华北大的概率太小了,跟出门被雷劈中差不多。
你我,都是老百姓。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死的时候,连追悼会都不值得开。
公益、慈善,那都是上层社会考虑的。
你我,还是考虑点现实的,怎么攒钱换辆好车,买个大房子,这比你把半数工资捐给贫困大学生还靠谱……
什么阶层,就要考虑什么阶层的事!
这些,是我体验了一圈,回头总结出来的一点感悟,现在社区募捐修路,我都不捐,除非是社区干部亲自跑来了,那我给个三百五百的,也明确说明,匿名捐,我爹教育的很对,对于村里的事、社区的事,就一个态度就行了,好事、坏事,我们不掺和,你们要跟邻村火拼,不去的是孙子,那我就是孙子。
募捐,我也不参与。
我爹是这么分析的,你捐少了,人家会说,你看,弟兄俩那么有钱,就捐这么点,我捐多了呢?我爹心疼,而且别人觉得是个SB。
邻村有个小娘们,跟我年龄差不多大,说是在临沂做服装的,挺有钱的,社区修路她捐了5万,村干部之类的都跟她合影,还搞了个剪彩,不说村民怎么看她了,我看她都是神经病,你有这个钱给你爹不好吗?你出这个风头干什么?
后来的结果是什么?
他们村一有点事,就找她。
因为她奶水足。
现在,也销声匿迹了,不参与了,应该也是给自己上了一课,说是连户口都迁走了。
我觉得,有钱,一定要往上捐,给科研机构,给创作者,设创作奖、设计奖、科技进步奖……
不要朝下。
朝下,你哪怕把马云瓜分了,也改变不了任何局面。
我觉得我爹给我的建议很好,我现在一年也就回去那么一两次,走走亲戚,接着就走了,基本不停留,村长找我一般我都让他到城里来,有事说事,他知道我的原则,所以一般也不跟我谈这些,至于村里的群之类的,我也不加。
牵扯的越少,越好。
对于从农村出来的孩子而言,若是想飞的足够高,最好的状态是没有亲戚,甚至更绝一点,连兄弟姐妹都没有。
否则?
全是往下坠你的力量。
但是,领悟透这些,很难!
你对兄弟姐妹最好的帮助是什么?
你飞的足够高,而不是一边飞一边拽他们!
我们家还好,兄弟姐妹彼此都比较独立,彼此之间都是加分的,互助的,也不会干涉太多,也没有太多的走动,我父母都很少到我们家,别说兄弟姐妹了。
所以,我媳妇得出了一个结论:山东的亲戚,不亲。
我去四川,感受到了他们走亲戚的方式。
那是真亲。
去大舅家,吃了喝了,然后跟大舅家一起去二舅家,然后这么滚雪球,最后去外婆家,已经是二十多口人了。
大串联。
亲戚一走好几天。
现在别说是亲戚,我连女人都烦,过去咱偶尔不正经,也多是跟同级别的玩家,彼此都是明白人,你好我好大家好,各回各的生活,偶尔没事发个信息,谁也不欠谁的,咱也没有给别人买礼物之类的习惯,倒是都是她们给我买,还把我保护的很好,动不动就来一句,不用你身份证。
我在微博,看了几起女的控诉渣男的。
事后,基本都反水了。
就是情感纠纷。
当时我就在想,这些男人太笨了,不懂的选择吗?有的人天生就是炸弹,你是不能碰的……
炸弹,只要她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一定会炸你的。
要么,因情。
要么,因利。
反正,就是要炸你。
包括鲍毓明,也是被炸了。
我这是从男人角度去分析的,你看抖音上,很多小姑娘对我表白,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还有不少说梦到我了,我一看是小姑娘,我都训斥对方,千万别关注我这样的油腻大叔,没意思。
于我而言,全是炸弹。
我也没兴趣。
我即便是想做点什么,也只会选择高能量场的,高背叛砝码的,甚至人家生怕咱是炸弹,这样于咱是绝对安全的。
而且,有灵魂沟通价值。
小姑娘,有什么意思?
希望咱疼闺女式的疼着,咱还希望被人当儿子疼着呢!
最近,我也被炸了。
好在,我及时解决了。
怎么回事呢?
我哥认识的那个BOSS给推荐了一个设计公司,设计出来以后,发了样图给我,我无意看到了没有抹干净的水印,然后我顺便问了问价格,算是天价,我就觉得他们把我们当SB了。
我就拒绝了。
后来,设计公司也过来找过我,意思是价格可以商量。
我说,与价格无关。
就是没有使我GET到那个点,几乎是全盘抄袭的,开价20万,真是把我们当两头蠢猪看待了。
经读者介绍,我去青岛找了一家。
他们公司很正规,有售前沟通,售前沟通其实就是业务主管,但是她不懂技术,带着技术人员来了。
这种人,都能喝酒。
我问啤酒能喝多少?
她竖了个食指,这是什么意思?
一瓶?一箱?
NO,是一直喝的意思。
青岛人都能喝酒,特别是啤酒,但是我们兄弟俩不擅长喝啤酒,特别是我,几乎不喝,另外啤酒就是糖水,喝着不醉有什么意思?咱还是要喝白的。
我们是她的目标客户,她是来实地调研的,他们调研完了以后会给我们出方案,我们若是相中了,则会去他们公司签合同。
大体是这么一个流程。
那晚,他们让我们给喝服气了。
山东的陋习,就是一定要把对方喝的服服帖帖,但是陋习既然是通用的商业文化,咱也要遵循,我送她回去的,回去的时候手拉着手,我也喝多了,貌似在她房间还待了一会,应该没有太具体的故事,她也半迷糊,喊我老公之类的。
后来,联系也都正常。
咱也没把她的表现太当回事,心想,做业务的,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干过?彼此都是成年人,不需要解释,甚至酒后未必有记忆。
合同是我去签的,签合同前,她请我吃了个饭,跟我谈了一些内幕,就是怎么谈判,最低价大约能到多少,我也没多想,心想,可能是人家的营销策略,给咱的感觉是自己人,就如同《让子弹飞》里的花姐,其实是个卧底。
合同签了后,她跟我们就没有联系了,由技术团队以及售后团队跟我们对接,签合同那天,又喝了点酒,吃饭时喝了一点,又去KTV喝了一点,早上醒来,我发现衣服扔的到处都是,睡没睡我没印象了,反正睡一起了,我推测是没睡,她衣服是好的。
早上起来头嗡嗡的,年龄也不行了,若是年轻,管它昨天发生过没发生过,只要没有记忆就是没发生过,早上补上就是了。
年龄大了,对这些事没迫切性了。
起床,收拾,她去上班,我回县城。
实事求是,就见过两次,喝过两次酒,也不知道咱酒后承诺的什么,是不是中年男人普遍的套路?夫妻感情不好之类的?倾诉了一番?
工作缘故,我们都是邮件沟通。
她总是用私人邮件给我发信息,有时一天十多封,甚至就当微信用了,讲她的成长史之类的,我心想,这女人是什么套路?
时间一长,我基本不看了。
看不过来。
甚至,我觉得她是不是有精神类疾病?
按理说,你干这个职业,什么男人没见过?什么情话没听过?咋就对我认了真呢?总是问我,你到底爱不爱我?
打个字还有多难?
我都统一回复:我也爱你!
图纸有个地方需要修改,涉及到建筑高度的问题,因为部门改革,审批与监管不是一个部门管,过去咱协调好的关系没用了,需要改图纸,他们又来了,她也跟着来了,那次我媳妇也在,她没怎么说话,算是在商言商,还敬了我媳妇几个酒,她跟我媳妇紧挨着,还手拉着手,姐姐长姐姐短的。
回去又给我发了一箩筐邮件,说什么你跟媳妇不匹配之类的,还问我以后咱在哪定居?
我心想,我这喝了酒承诺过什么啊?是不是买房子结婚之类的?
图纸结算后,除了尾款,基本就算交易结束了。
工作上联系的少了。
她总是约我去青岛,我就是不去,主要是我不爱出门,另外我觉得为了睡个女人跑那么远,不值当的,何况也没啥出彩之处,人还有点黑,貌似唯一的亮点是学历,她是博士,还没毕业,年龄也不小了,89年还是87年的,未婚。
今年,她一直想见我。
我肯定不想见。
我觉得,她太烦人了,就是个胶水,我原以为干销售的懂业务懂男女,逢场作戏罢了,没想到认真了。
我就给回了封邮件,很认真的告诉她,我就是个渣男,结过三次婚,三个娃,偶尔没事就骗个女人上个床,这样的人你不能信。
她呢?
偏不信,说我一脸忠厚,一看就不是那样的人,让我亲口跟她说。
我就打了个电话给她。
又重申了一遍。
她说,我不允许你这么黑自己,你不是的,我知道你爱的人是我,你知道吗?我父母今年给我在青岛买房子,我不同意,让我相亲,我也不同意,因为我始终相信你会娶我的,我在纠结要不要去你那边买房。
我说,你可别幼稚了,咱俩,连一夜情都算不上,我貌似没睡过你,穿着衣服睡的吧?
她说,在我眼里,这是一个性质,是一回事。
我说,好吧。
她非让我当面跟她说……
关键是我不愿意见,见了纠缠不清。
她说,二选一,要么,你来找我,要么,我去找你,我若是找不到你,我就去肯德基门口举个牌子。
我说,你喜欢的人,是一个虚拟的人,不存在的,就是我不是你理解的那种男人,普通男人说爱很难的,像我这样的人,都是同时拥有几十个女朋友的人,甚至交往过都记不得名字,你叫什么?我现在都记不清,明白了吗?你抓紧该结婚结婚,该买房子买房子,至于我?你就当个垃圾。
她非要来,说若是我不见,她就去派出所报案,说见网友被骗了,联系不上了。
没办法,把我逼的见了个面。
我去高速口等着她。
她基本确认我说的是真实的了,我在想,她是认真了,把我喝酒后说的话都当真了,甚至自己越想越甜蜜,自己编织了一个梦,出不来了,哭的很伤心,说自己这两年精力都被耗费在上面了,走不出来了。
前天给我发了条信息:我不恨你了,我昨天去看房子了,以后我们做个好朋友吧。
我心想,姑奶奶,你还是饶了我吧,最好把我当敌人。
我可不想招惹你了。
女博士,果然都是炸弹,关键是脑回路惊人!
那天,在高速路口,她哭完了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觉得赵本山和范伟谁的演技更高?(她老是觉得我演过《乡村爱情》,说我长的像谢广坤,我靠。)
我说,赵本山,演啥是啥,范伟,演啥都是范伟,俩人一个是卓越,一个是优秀,赵本山是艺术家级别,范伟是个好演员。
她问,你觉得孙红雷呢?
我说,孙红雷、张一山,这都是准艺术家,但是孙红雷走错了一步棋,不该去参加真人秀,一旦参加了真人秀,他本人的形象就会渗透到粉丝脑海中,以后演什么都是孙红雷了,演员必须要深居浅出,只用作品跟观众对话,葛优、廖凡,都是很典型的代表,演什么是什么,大家都觉得葛优是喜剧演员,其实他是演正剧出身的,例如福贵少爷。
把她逗的又咯咯的。
现在,我觉得,依我对她的了解,她是真敢去肯德基门口举牌子的,举一次,我就彻底完了,平时咱自己说自己吊儿郎当,别人说咱吊儿郎当,都无所谓,毕竟没有实锤,都是传闻而已,举牌子就是实锤,一锤就使人不得转世。
女人,都是一流的编剧,不断联想,不断幻想,不断给自己加戏,还是我去娶你?我什么年纪了还当新郎?!
当时设计费省了4万来块钱,我原本是这么想的,她若是个正常人,后面我会补贴给她2万的,等于分成了,但是她这个状态,我若是再分给她2万块钱,她又给自己找了理由:看吧,他就是放不下我,他肯定是故意编故事想把我骗走。
这次,我是真怕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集众思SEO » 上海会所:我不恨你了,我昨天去看房子了,以后我们做个好朋友吧

赞 (0)
标签: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